苏小七
美术
美术
  • UID29053
  • 注册日期2009-07-10
  • 最后登录2010-12-28
  • 粉丝9
  • 个人主页
  • QQ
  • 影视币865枚
  • 影视点313点
  • 影视贡献38点
  • 影视主宰0个
阅读:516回复:0

[【原创】][纪实小说]大学生小故事004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9-07-14 11:17
       (七)

    进台里的第一天,我有了那种久违的温暖,这种温暖主要来源于拥挤在这个不大的广播台里的几十人.他们彻底的温暖了我的全身,让我欣慰到大汗淋漓.

    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大头举也是广播台的.还是网络图片部的老大,他们的责任就是拍摄学校各种活动的照片,上传到网上.很是胆寒,是不是毒王举子的手里掌握的照片要是挂到网上,就成了商业性的了.必须要用手机注册才能观看.一定是这样.

    正宜是编辑部的,成员.为什么他还是一个普通的成员?我以为他是什么大干部呢,因为小人都应该能当上干部.难道是我看错他了.

    耗子、小宇和一行也都进了台.耗子是一个播音.而小宇和一行却跑去和那个我还欠她半盒避孕套的学姐在一个部门了.他俩加一起,正好是一盒.

    

    我的部长,是一个长的很帅的师兄,叫俊奇.他以前也是个编辑,和正宜一样.而且他们的关系很好.所以我有理由认为他也是个流氓,一个适应时代发展的流氓.

    当权者不喜欢我们,他们又说自己不是流氓,那只好我们是流氓了.就好像妓女说自己善良,立起了牌坊,并给贞妇扣上了"不能广博的接纳社会"的帽子.扣帽子是中国人很擅长的.

    当婊子当权的时候,良妇就是"婊子"了,时代的"婊子",社会的"婊子".于是我开始揣测,正宜是怎么沦为罪恶温床上的赤裸胴体.

    于是,我开始猜疑,我会不会和他一样成为一个暗娼.
   俊奇说大家不要叫他部长,可能是他也不喜欢官僚等级制度.他也不喜欢别人叫他俊奇哥,说那样肉麻.可能是他也不相信爱情.

    于是,大家叫他俊哥.而我一直叫他,俊奇.

 

    台里,我们开始不停的写广告.写那种没有创意的广告,写那种适合学生听的广告.广告大致内容都是在宣传学校的文艺活动和讲座什么的.于是,我当初那种被卖身的感觉再一次加重了.足足有半盒避孕套那么重.

 

    我们有了固定的例会时间.有了闲着没事能回的家.有了更多一起合作和扯淡的朋友.

    那时,我养成了每天去台里逛逛的习惯.尽管有时我去那里也没什么事情做.

 

    终于,有一天我在台里遇见到了那位我一直不好意思见学姐,我才知道,她叫君英.新闻传播学院大二的学生.很像个好学生.
        (八)

    大学生活有时很枯燥,就想上火的大便.

    很多人在上了大学后改变生活规律的一件事就是把电脑搬进了寝室.

    我也是.

 

    当我把电脑在桌子上放好的时候,很是欣喜.因为我相信:这张平时堆满了衣服的桌子以后一定整洁的像我的书包一样.但是后来,我发现,我错了.因为我的书包并不整洁,里面塞满了杂志,手机,眼睛盒,消毒水,钱包,钥匙,和别人的杂志,手机......我的桌子上面永远还是堆满杂乱的书本,烟盒.只留下一个能放下键盘和能让鼠标自由活动的空间.并且还一定是要小心翼翼的那种,稍微的跨越禁区,就会有小范围的塌方.而我的那些衣服就开始每天反复的被我早上扔到床上,晚上放到凳子上.只有我偶尔的在凳子上过夜或经常在外面过夜的时候,它们才能安分的在我的床上一躺就是一个星期.

    自从电脑搬来,我的寝室就成为了C28栋6楼的饭后活动中心,乃至赌博场所.那个经久不衰的拳皇就是扼杀我多个键盘的利器.

    2003.我最喜欢的动画效果.从此656充斥着叫嚣.其内容以"我草"为主.

 

    还记得一起研究主角队的用法么,还记得一起练习八神的挂甲么,还记得耗子抠完脚丫子就来敲键盘么,还记得被二哥称为二嫂的KING么,还记得所有人没完没了的对举子一挑三么,还记得大哥的两个键子问鼎653么,还记得大家成天大叫"谁输谁下"么,还记得一起讨论MAY和MARY究竟谁胸大么,还记得无数次的电脑关闭于熄灯前一秒么,还记得那已经看不见字母的ASDWJKUI么?

    那就是2007年的2003.

 

    "耗子,敢不敢把鞋穿上再来玩!"

    "举子,敢不敢让我第二个人出场!"

    "二哥,敢不敢让我的东丈站起来!"

    可能就在那时,"敢不敢"成为了653的一个口头禅.后来应用在了我们生活中的每一个角落."你们敢不敢下楼打热水?""你敢不敢把灯打开!"

    我们都是男人,不像电影里那样的用一个铁盒子交换赌注,也不可能像.因为我们之间的不是爱情,但是却是一种比爱情更加亲昵的情感.不需要两小无猜,但是要以诚相待.

    草,我说了,那就他妈是家的感觉.
  群众说我怀旧,因为我颇喜欢玩老游戏.像<红色警戒>这样的游戏,我每个地图都玩过至少20次.当大家都在的时候,我们相约拳皇争霸赛.当我自己呆在寝室的时候,我就不停的玩红警.

    寝室老三百宁,也是一个钟爱红警的人.因此,我认为他是很有深度的一个人.看来很多大学生原来还是有文化的.

    那时我最大的心愿就是,成功的怂恿他也搬电脑来.我们俩联机.

    那是一个让我永远难忘的游戏.

    因为,我从来没有由于一个W键子而输掉游戏战争,但是在寝室,我做到了.

    原因是玩拳皇时,那是一个经常按的键子.

 

    丫的,举子!你知道我把电脑拿来意味着什么么?

    意味着我即将撼动你片王的位置.我可以下载无数的鸟越乃亚、松浦亚弥、铃木杏理来打败你!只要...

    只要...

    只要,我现在能上网!

 

    结果,举子告诉我说:"我还有一个160G的移动硬盘."

    挑衅,严重的挑衅.

    我说的是我.

最新喜欢:

じ☆ve東東じ☆ve東東
游客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