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小七
美术
美术
  • UID29053
  • 注册日期2009-07-10
  • 最后登录2010-12-28
  • 粉丝9
  • 个人主页
  • QQ
  • 影视币865枚
  • 影视点313点
  • 影视贡献38点
  • 影视主宰0个
阅读:418回复:0

[【原创】][纪实小说]大学生小故事006

楼主#
更多 发布于:2009-07-14 11:23
        (十一)

    我去编辑部了,是人事安排调动,很专业的那种.
    正宜是我的部长.
    于是,我不仅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流氓带领编辑部,还要紧跟着他,一起被领导.又于是我想:编辑部有发展了.
    反正是发展了,管它是往什么方向呢.
    
    我所在的周四组叫"阳光地带",其实要是给我一个"午夜倾情"这样的话题,应该是不错的.
    编辑有一个重要的任务,就是改记者的稿子.那种感觉就他妈像一个没有营业执照的整容师,只要保证被整容的人最后还有一个鼻子两只眼睛一张嘴,随便我怎么改.
    当然我们不会.不是因为我们不够残忍,而是记者们送来的稿子经常只有一只眼睛,还有两张嘴.好不容易鼻子是只有一个了,却偏偏要有三个鼻孔.我就不明白了,中国的新闻和日本的AV片一样的千篇一律,这些妓者们为什么就不能做到完美呢.有时要不是因为撂不下架子,我想那些AV导演也会像我们一样的,恨不得亲自上阵了.
    后来,丫的我确实上阵了,还是赤膊的那种.很多广播台的文字活儿,是其他组别人做不来的,编辑就成了唯一一个能够代表最新时期劳动人民发展方向的先进生产力了.
    此后,我开始了经常性的和正宜在广播台包宿做文字.因为太热,我们也偶尔脱光了上衣."假使对方要是个女的就好了",他一定也这样想.两个大老爷们赤裸裸的呆在一个屋子里,写累了就谈论一下丝袜和制服诱惑.有时我想:要是举子也在就好了.*大的三大毒王能坐在一起交流经验,岂不是一件快乐的事.但是后来想到他是个搞摄影的,每天不分时间不分地点的摄个没完,还是算了.
    怕被鸡奸...

    正宜只抽两种烟----西湖和牡丹.在认识他之前,我只知道西湖出漂亮姑娘.看来,那是一个重视男性生理周期的地方.
    在台里写的困了,我们就跑到门口撅着屁股蹲在地上抽一支烟,顺便不时的往身后偷瞄一下,看看是不是举子来了.
    到了第二天早上,当我们从沙发上惺忪爬起时,总是摸摸自己的腰带,看看锁好的大门,释怀了一下:"昨晚,我是处男."
   每周二晚上7点40,是我们例会的时间.
    总结一周的工作,制定下一步计划,有请领导讲话,我们的例会在前一半和中国人民政府的会议大致是一样的----基本上是不用开的.为了维护自己婊子的形象,正宜总还是把这个环节坚持在2分钟以上.幸好他粉饰的是婊子,要是嫖客2分钟就有点太丢人了.
    之后的会议内容,我认为就是在扯犊子.而正宜固执的纠正,我们是在抨击现实,咒骂那些混世的王八蛋.所以我们不是在扯犊子,而是在扯王八犊子.
    "它们有什么差别么?"
    "没有."
    "那为什么一定要这么说?"
    "因为王八一斤很贵,能显示出咱们谈论的话题是上档次的."
    "哦."
    1小时58分钟后,例会结束.

 

    广播台各个组开会时是不允许有其他人在场的.所以外人都会拥挤到里屋的技术区去.会场留下的全是我们的内人.
    几乎所有人都因为其他组开会而蹲过技术区,在那个比厕所蹲位大不了多少的屋子里,除了放置放音需要的仪器和电脑外,剩下的地方就提供给我们或是坐下,或是站着,或是蹲着了.那感觉就像:这是我见过最大的厕所了.
    我也有在里面呆不下去的时候,偶然把门打开一个比恋爱中人心胸还狭窄的缝隙透透气,才见识了真正传统意义上的会议究竟应该怎么开:
    "现在都学八荣八耻,咱们的节目也要有所体现."
    "说的好,咱们就先针对党中央最新的指示做节目."
    "说的好,节目的质量一定要高."
    "说的好,内容一定要新颖."
    "说的好,一定要展示出咱们大学生的风采."
    "说的好,那咱们做什么节目呢?"
    "不知道."
    然后他们就进行了下一话题:"现在北京要举办奥运会了,咱们的节目也要有所体现."
    正宜啊,这他妈才叫扯王八犊子...
       (十二)

    学校就像是一个性欲旺盛的男人,带领我们这些无数由他统率的成员们,好不停歇的挺进一个又一个艺术深渊.通常我们在乐此不疲之后,把这种追求文化的艰辛历程,叫文化苦旅.
    学生们不分冬夏的叫春,学校的活动办得也是雷声大的很,看来在这个荷尔蒙分泌的比头皮屑还多的季节里,还真的是余秋雨了.


    这次的活动是"主持人大赛".

    "我参加了."耗子说.
    "恩."我说.
    "我没参加."我说.
    "恩."耗子说.

 

    "我参加了."五哥说.
    "恩."我说.
    "耗子也参加了."我说.
    "恩."五哥说.
    
    第二天就要比赛了,我能为他们尽力做的就是把所有在赛前准备出来的文字稿全部写好交给他们.寝室是要熄灯的.于是我决定:在走廊的窗台上写.
    时间还早,熄灯前.耗子陪我一起坐在窗台上,看着面前长长的走廊.
    "我想拍个片子,或者写本书.耗子."
    "关于什么的?"
    "这条走廊."
    "什么意思?"
    "你看:上面那昏暗又明亮的光,就像这个社会的气息.那长长的走廊究竟哪里才是尽头,我们谁也不知道.只有上了这条没有转弯的路,我们才会发现这个世界真正的面目.而现在,我们正走在这条路上."
    "那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江湖."

 

    后来耗子睡了.
    那一夜,我写了20页稿纸.那一夜,我抽了两包蓝国宾.那一夜,我找到了一个方向.
    第二天早上5点半左右,我终于写完了.回屋睡觉.
    到了天亮,寝室的人叫我起床,理由是时间不早了.我问他们,什么时间不早了.他们告诉我说吃午饭时间不早了.我艰难的挪挪身子,问了一下百宁:"咱们今天有什么事么?"
    "有."
    "什么?"
    "上课."
    "那个不算."
    "那就没了."
    "哦."
    于是我又睡到了吃晚饭不早了的时间.妈的,都是这江湖闹的.远不及云雨的感觉好.
    
    大家已经要忙碌自己的夜生活了,而我刚刚才独自坐在食堂的一张桌子旁,夹着取名叫鱼香肉丝饭的胡萝卜拌大米饭.我开始越加肯定自己的想法了.因为要是没点不怕死的胆子,普通人是不敢上食堂来吃饭的.
    事实证明,在街上混的和在床上混的男人基本是一样的:都喜欢死撑,其实自己早就已经不行了;坚持的认为,做为男人,我们是不能叫的;开始前总是希望自己是一个人,对方是好多人;快结束时总是希望对方没有那么多人;有很多方式;偶尔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为了刺激,什么防护也不做;无论如何,总要从别人身上弄出点体液来.
    江湖就是这样.

    上高中的时候,曾经遇见过这样一个刚刚转来的学生,他站在走廊中间指着面前一排排的教室,冲另一个学生说:"看,这不就是妓院么!"我并不认识他,但是反驳了他:"那怎么能一样呢?妓院是要花钱的!"事实就是这样,高中永远不可能等同于妓院,毕竟在那花街柳巷里,没有人会为你打扮成学生妹,除非是很早以前就改革开放了的台湾.大学永远不会成为一个真正的汪洋也是这个道理.所以我宁可固执的认为,它就是一个江湖,哪怕是浆糊.
    电影里孤胆英雄都是没什么好下场的.<蛊惑仔>教育我们:团结的力量大.于是我们决心紧紧的围绕在以大龙为首的流氓中央,认真学习相干敬业精神,成为*大有史以来最辉煌的流氓团体.
    耗子和5哥这次参加比赛,也许就算是代表我们7个人的一次征战吧.

    后来,他们成功了.
    不,应该说是我们.

最新喜欢:

じ☆ve東東じ☆ve東東
游客

返回顶部